到底是哪一天就突然长大了呢

严格说起来,我和身边最好的小伙伴们,即使是一下一下地接近变老的年纪,我们还是会假装视而不见。

但是那一下一下的,让自己如齿轮一般哒哒拧上发条,到底是什么时候呢?

A小姐是个内心强大但是极其单纯的女生,她常常会思考着就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,旁人完全无法进入,但是性格单纯到我都怀疑她能不能出去找工作,没想到毕业后她不但找到了非常棒的工作,还因为毫无心机招揽了所有同事的欢喜。但是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直到一天晕倒在公司。后来她辞职了,一直没有找工作,一直以来,她似乎对工作也没有太大的兴趣。最近打电话来,压抑着哭了一小会,然后挂了。她说最近两个月,几乎每天都在哭。其实大约知道原因,她一直以来都想太多。但是还是会想到大学的一天早晨我去她的寝室找她,她发抖着拉着我的手放进她如冰窖一般的被窝,说:一整晚,我睡不着,我冷。

B先生因为在大学放独立电影而相识,他在污浊泥水般的大学中简直是鹤立鸡群的存在。那个时候经常和他讨论哲学到深夜而不自觉,然后被他用语言,书籍,电影带入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。毕业后1年我到了北京,听说他也在,于是带着吉他去找他,和大学一样。那时我不知道我已经变了,而他没变,于是我们在一件小事上发生了很大的争执,于是竟然像孩子一般决裂了。几年后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他一个人很清瘦地坐在教室的窗边,看一本很厚的哲学书,旁边人来人往,没有人想要和他说话,我躲在暗处哭了很久,我在想,他教了我那么多,可是为什么他一直不变,一直那么固执,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,他以后要怎么办啊。醒来后我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,一年后又给他打电话,他很平静地说他已经结婚了,就是在大学的那个女朋友。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他觉得很适合自己,他说现在的生活,很安心。

C小姐很年轻,来北京就为了唱歌,她有一把无与伦比的好嗓子。最近打电话向我借钱,说陷入了一场麻烦。去年她和经纪公司合约到期后,认识了一个独立经纪人。那个人像亲妹妹一般对待她,还带她回家过年。在她感激流涕之际,经纪人拿出一份合同,她看也不看就签了。时隔半年,很少看她再出现在各个LIVE。直到这个电话才知道,经纪人半年内没有给她安排任何一个演出,而所谓的合同,完全是卖身契。她半年内因为无法生存借了经纪人一些钱,她打算还完钱再和经纪人谈解约的事儿。她一再强调借钱的时候必须打欠条。“通过这件事,我想,我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了,也明白,再好的朋友,该走的程序必须走。”

后来还没来得及借钱,就和经纪人闹掰了。

D小姐是个酒鬼。我们只要在一起,必然是喝酒。她是个编剧,每天都在写着理想主义剧本的同时,写着社会主义的剧本。她比我大两岁。4年前她还和一个长达7年的男朋友在一起,那个时候她说,你一定要给我拍一张爷爷奶奶那个时候的,端正的结婚照。同时她还很想要一个和爱情无关的孩子。我劝了她半天。后来她当然和那个男孩分开了。再后来的生活就如同一副边缘潦草的素描。一些男孩被描绘出来,又被匆匆擦掉。纸张已经发毛,她还站在画面中央。

E小姐因为工作室要整合,原来租的房子需要租出去,于是在网上张贴了广告。一时间很多电话,很多人。她之前的生活圈子很小,虽然工作原因每天会面对不同的人,但是每个人都是带着巨大的正能量来的,因此她几乎没有遇到过烦心事,也充分相信每一个人,极有耐心地带每个人去看房子,和每个人热情地说很多话,但是几乎没有人搭理她,狐疑地打量过房子后,带着匆匆的疑虑匆匆地走掉再没有后话。终于有人想租房子,对方也是从事艺术工作,她很开心,虽然不是自己的房子,但她仍然希望氛围能延续。因此对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她都尽量满足,签合同的时间对方改了又改,她次次跑空,最后一次对方终于放了一次大鸽子。她回想着数日来的各种面孔,终于端出严肃的态度,没有寒暄,没有人情与信任,一切按照社会办事的标准流程。房子很快租出去了。

很明显E小姐的故事相比前几个故事显得太具体太鸡毛蒜皮了,反正就是想到了,因为那是我的故事。

 

转自豆瓣:小狮的日记

转载请注明:爱自己网 » 到底是哪一天就突然长大了呢

觉得文章不错就分享给朋友们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