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看错了世界,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

从韩寒的《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到梁漱溟先生的口述自传《这个世界会好吗》,再到媒体人丁丁张的《世界与你无关》……

不知不觉,大学毕业已经一年有余。这一年经历了太多的事儿,也遇到过太多的人,好的坏的,善的恶的,有喜欢,有讨厌,苦辣酸甜,五味杂陈。曾经认为“生活就是这样”,原来生活还是这样,但是此样早已非彼样,变成了一副更加复杂的模样。

在工作一年之后,有朋友说这个世界太残酷了,我就问他:森林不残酷吗?但动物依然美好着。太多的毕业生们始终迈不过社会与学校之间这个坎儿,他们习惯了象牙塔的平静,在他们看来,一切都应该是透明的,就像玻璃一样。可是他们忘记了社会的名字并不叫做学校,现实也才是他最真实的写照。

大家都在谈论规则,每当谈起也总离不开谈论潜规则。什么是规则?一场足球比赛,裁判即使出现严重的错判漏判,球员和教练员都不应该做出过激的行为,否则裁判员就会出示红牌让他们离场,这就是裁判在比赛当中的绝对权威,不容挑战,这就是规则。如果你不接受这样的规则,你完全可以选择不玩;你也可以试图去改变这样的规则,但是不是在球场上。什么是潜规则?它和规则并不是正反面的关系,仅仅是隐藏在规则下,然而怎么说它都算是一种规则,只不过有的时候让严格遵守规则的人不痛快罢了。

人人都在痛恨腐败,可是人人都在从腐败中受益。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有很多人是持不欢迎态度的,可那并不能够证明你有多么高尚,相反可以证明的一点是:你很虚伪。和嫖娼一样,腐败也是从古到今,不分中外的,可谓是根深蒂固。谈到清廉,只能是一个相对的词汇,毕竟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”。一位在法学领域颇有建树的老师对我说:其实从历史来看,腐败也是统治的一种需要。我不能完全认可,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,自有其合理性。这些天的周老虎落马颇像足了康熙年间的和珅,都是因为到了严重危及到统治者的权威的地步。老虎好打,苍蝇却并不好拍,一个村主任就是一个百万富翁,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,可是在中国的很多地区并不是神话。想起了影视演员孙红雷主演的电视剧《一代枭雄》,他所扮演的何辅堂在监狱中问一位刚进来的国民党高官:你贪污了多少钱?这位国民党高官回答:数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想让我进来。其实稍有点脑袋的人都会明白,这一点像足了当今的国内政坛。反腐运动看似轰轰烈烈,然而你不要对它寄予太大的希望,毕竟打老虎并不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有半毛钱的关系,因为他们要么在深山老林里,要么在动物园里,并不能危害到我们,真正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恐怕还是苍蝇,他们无孔不入,整天在我们耳边盘旋,很是扰人,可是你还拿他们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办法,往往拍死一个,却会到来更多,甚至会变本加厉,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到拍苍蝇的节奏呢。

一位家境较好并且准备出国的大学同学告诉我说:这个社会上有两种人会混得比较好,一种是像他这样出生比较好的,一种就是像大学时的辅导员崔某人那样舔着脸往上爬的。这话听起来可能并不会怎么顺耳,但是平心而论,的确是一句大实话,并没有什么其它的味道。很多人都在谈论李泽楷多么多么牛逼,可是身后站着一个李嘉诚,他能没有底气吗?白岩松说:背靠大树,就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大树,那很搞笑!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:背靠大树的确好乘凉。回过头来,这些年被中共查处的很多人不都是前者与后者吗?前有薄某人领头,后有周某人结尾。

有人问我:成熟是什么?我回答:看清现实,接受现实,还能够不变得那么现实。有人说这很矛盾,我说正确处理了就不矛盾了。

写在后边的话:很久不写文章了,偶然发现手有点僵。

文/玩世不恭-恭非公

转载请注明:爱自己网 » 我们看错了世界,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

觉得文章不错就分享给朋友们吧!